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站住,女神探

上架时间:2018-11-22

站住,女神探 已完结

站住,女神探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姽婳怜翩 分类:总裁豪门

当犯二女神探遇上多重身份总裁,明争暗斗总输给他,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带领2b团队,登上人生巅峰,探寻各类谜案,捉拿凶手归案。她的生活,麻烦多多,笑料不断! 看逗比侦探组合与神秘大盗间的斗智斗勇,看欢脱女神探调教冷面大总裁,他们的幸福会继续下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耳机传来电流的吱吱声,屏幕里静止的背景,因为一个矮小的男人倍显忙碌,光看背影,还以为是读高一的孩子在帮家长打扫卫生。

裸色的指甲戳着屏幕,里面的小身板忙得不可开交,手脚都要打结,可易点点总幻想着,如果她拥有某种魔力就好了,这样,就能透过屏幕将他捏起来,飞速带离现场!

显然,修长的手指没有那种神力,她悻悻地收回手,拨弄着柔美的长发,此刻,那张小脸都快凑到屏幕上了。

她感觉这双眼睛永远都不够用,一边得盯着薛谦工作,一边还得注意右下角的时间。眼看时间朝十点整越跑越近,她不安地踏动双脚,这样的情况在年少时错过高考都没出现,而现在,她的一切举动透着反常!

小小的面包车成了破旧的鱼罐头,在她的作用下左摇右晃,这儿是景天国际酒店的停车场,周围不乏行人经过,人们的目光先被齐刷刷的名车吸引,就像看国际大型车展,而后,都不约而同地移向角落……

一辆蒙着灰尘的面包车,似垃圾堆里的发霉残羹,此刻正摇摇晃晃,引得众人不怀好意地偷笑着。

“薛谦你好了没?目标已进入酒店大堂,最多还有三分钟就抵达,如果你赖着不走,几分钟后,我可以预见你的惨烈下场!其实,咱们只要拍到脸就行了,不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好了易姐姐,安好这个就欧了,你知道,我的世界不允许有残缺品。”薛谦依旧埋头工作,手指快速地布线,将针孔摄像头藏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他每次都拖沓,可是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易点点理解他的自信,可是谁又理解她的揪心呢?

另一个窄小的屏幕同时上演着剧情,景天国际酒店的专属电梯开启,她的眼珠随着一双黑亮的皮鞋踏进电梯,他就是今晚的猎物,徐子霖!

徐子霖身后随着一个神情窘迫的女人,那是他的秘书,不,应该是前任秘书!

关于猎物的这张脸,她从大大小小的报纸、杂志和网页上看了千百遍,可是,却始终无法移开目光,因为她是个正常女孩,有着符合普罗大众的审美观。

徐子霖拥有高挺笔直的欧式鼻梁,惊不起任何波澜的浅褐色双眼,刚毅冷峻的剑型眉峰,甚至比欧洲人的五官更为立体,可现在,这张脸就像印在铜版纸上,毫无喜怒可言。

“薛谦薛谦,我再说最后一遍,他们已经到三十一楼了,你再不出来我就准备帮你收尸吧!”眼看着电梯‘节节高升’,她无法抑制地加快语速。

画面中,薛谦还在忙活着,那动作有条不紊,她咬牙切齿地对着他,这个磨叽的摩羯座男孩,真是……

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胜利心情,她强/迫自己看点别的,看什么好呢?就看房间吧,装修风格还是不错的!

巨大的房间内,弥漫着罗马宫殿般,简约庄重的色调;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幅名画,是《伊利亚特》里半人半神的大英雄阿喀琉斯;房间正中央摆放着一张精致的大铜Bed;四面墙上巧妙地安放着电视电脑,精妙的搭配不影响爱情海的装修风格,如果配上一袭白衣的佳人,手握橄榄枝,整个房间就完美了!

愣神中,‘砰’的一声传来,差点震聋她的耳朵,薛谦压抑着呼吸说道:“好险,我刚躲进转角,电梯门就开了。”

屏幕上,薛谦的身影才刚刚离开:“大哥,画面延迟十秒……不过也没关系,今晚,咱们拍的是火热的画面,延迟不延迟的没影响,回来后给我备好纸巾吧!不行了,很快就会流鼻血了!”

她坏坏的声音充满了小期待,薛谦捂着肚子左顾右盼:“知道了,你好好录着吧,我肚子疼,先去个洗手间。”

高兴时就会有人扫兴,她瘪瘪嘴:“懒牛懒马屎尿多……”

这边,御景集团总裁带着他的小尾巴进入房间,房门刚一合上,徐子霖径直通过玄关,当他如往常将外套扔向沙发时,突然,房间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环顾四周,他发现窗帘的褶皱原本是五道,而现在变成了七道;装饰物人马兽,箭头原本对着窗外,而现在却对着窗框;一只流光溢彩的水晶杯,在灯光作用下会出现一道彩虹,而现在,却死气沉沉……

诸如此类多不胜数,他的心也像被人摆错了位置,各种不舒服。

仅仅只用了一分钟,他强压自己接受这一切,并故作轻松地走到沙发边,面无表情地对着小尾巴勾勾手指。

关于这个女人,易点点当然不陌生!她叫陈瑶,K市邮政大学毕业,在御景集团任劳任怨做了三年秘书。就像许多恶俗的故事,秘书和总裁间,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画面中,陈瑶却有些异常!

陈瑶明显吓坏了,磨磨蹭蹭地上前,她低着头,头发遮住滚烫而美丽的脸颊:“总裁,我错了,上次的事是我一时糊涂,我……”

女人的小心翼翼被他尽收眼底,她不知道,他的心里正盘算另一件事,这件事不解决,他便如芒刺在背。

烦躁地打断她:“住嘴,不许再提那晚的事!”

不是那晚的事?陈瑶惊恐地瞪着他:“那……总裁你叫我来是……”

徐子霖望着乱七八糟的房间,打算再用一分钟思考,心中闪过上百张人脸,他的脑子里仿佛植入了超强芯片,通过种种蛛丝马迹,最后,将目标锁定了几人,一定是他们做的好事!

解决了这个难题,他竟变得轻松起来,而接下来……

一件、两件……他完全不顾陈瑶在场,将上身的套装一一褪下,修长的身子,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惹得陈瑶情不自禁地伸手,拉开了紧身窄裙的拉链,而另一边,阴暗的角落里,易点点也忍不住摩挲屏幕中的美男子。

仅仅只用了十几秒,陈瑶薄薄的衣裙就散落在地,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晃得易点点睁不开眼:“啧啧啧,再不发生点什么,你就不是男人!”

徐子霖没有回头,他知道陈瑶在想些什么,可,陈瑶却不知道他想什么。

转身,他盛气凌人地坐在高处,面前,赤条条的女人跪在脚下,一头及腰的波浪卷摇晃着,她如仰望着王者般对着男人,一双桃花眼充满了期盼,这个场景必须发生点,她才会心满意足。

“好激动、好激动!这么冷酷无情的人,真让人舍不得呢!哎呀,谁叫我拿人钱财,就只能对不起你这个冷峻的徐总裁了……”沉迷于美色的易点点根本没有发现,她的小伙伴们出去了这么久,一个也没回来。

第一次看到薄情寡义的徐子霖露出火热的一面,面包车晃得越发激烈了,周围的女人酸溜溜地朝男人道:“哟,你看看人家,多猴急啊……”

手指轻佻,勾起她的下巴,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眼,只停留在她锁骨以上的位置,优雅地低头凑到她耳畔:“在我面前,最好别自作聪明,我脱衣服,并不代表你也能脱!既然,你这么喜欢暴露自己,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他说了什么?易点点侧耳听不清,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说完他手指轻轻一推,陈瑶跌倒在地,男人嘴角藏着坏笑,起身朝洗手间走去,砰的一声将门摔上。

陈瑶还没回过神来,刚才的话把她耳朵都弄伤,她想不通,一万个想不通,最后明白这是羞辱!徐子霖一定在报复她,因为她上次做了蠢事……

想到这儿,她捂着脸悄声哭泣……

不明真相的易点点心酸,画面中,陈瑶就像被风雨摧残的小树叶:“陈瑶啊陈瑶,你的条件又不差,何必单恋一棵草,再说了,你的前任BOSS根本就不爱你!”

转头对着洗手间大门,她凶巴巴地开口:“坏人,你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她好歹跟了你三年,三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总裁秘书也不舒心啊!她一边感叹着,一边调试着音频:“薛谦、薛谦,你蹲坑好了没?”

耳机里依旧是吱吱的电流声,她轻叹一声,翻出座位下的零食,嘟嘟囔囔:“不知道又死哪儿去了!”

回过神紧盯着屏幕,她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望着那可怜的女人,累得上下眼皮子打架,已经一天两夜没合眼了,为了完成这次的任务,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四处奔波。

当她收到线报,徐子霖今晚约了女人到酒店过夜,心中就明白:今夜,就是她任务完成之时!做完了这一单,她将拥有一笔可观的酬劳,这也正是她迫切需要的救命钱。

顶层豪华套间内,徐子霖洗了冷水澡,压抑着心中的烦躁,随手抓起毛巾,头上的水珠滴答作响,他点开墙上的屏幕,对着黑衣男子低声问到:“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很好,行动开始。”

慵懒地挂着一件深蓝色真丝浴袍,腰间随意地系了一下,他端坐在沙发上,陈瑶擦干眼泪,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没有他的命令,她就是个没有思想的躯壳。

徐子霖点燃一根香烟,在烟雾中发出一句命令:“过来,蹲下。”

此刻的陈瑶已经吓坏了,她光溜溜地站在房内,成了被人围观的马戏团动物,周围或暗昧、或鄙视、或邪恶的目光刺得她瑟瑟发抖,如果说,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惩罚,她承受不只是惩罚,还有无尽的屈辱!

门外,出现了一群黑衣人,每个人经过房门口,都会瞟一眼她的身体。

她不知道这些人在做什么,如果不是徐子霖那句:“不许动,站着!”她一定连衣服都不要便捂脸出去,而现在,她只能试着求饶,用一个毒瘾犯了,寻求解脱的语气求他:“求求你放过我吧!这么多人,我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