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黄河鬼窟

上架时间:2019-01-24

黄河鬼窟 已完结

黄河鬼窟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胡为道人 分类:悬疑灵异

投河而死的傻子,悬梁自尽的瞎子! 黄河鬼窟里,浮起了一具又一具面目青肿的腐尸。 可是我万万没料到,最后浮起的那一具,居然是我! 只是,又有谁知道,最厉的鬼,最冤的魂,永远不在地狱之中! 地狱已空,万鬼横行! 这厉鬼,就在你我的身边,就在你我的心里! 不,这厉鬼,就是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秦哲,今年二十二岁,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没离开过村子!

不是我喜欢这个村子,而是我离不开,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要么出去读大学,成绩差的,就背上包出去打工!

可我家里有和我相依为命的奶奶,她年纪大了,眼睛也快瞎了,有几次我打定主意背起背包,准备出去闯荡一番,可是看到奶奶那默默流泪的双眼,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我们村坐落在黄河的一条支流旁,河汊交错纵横,九曲十八弯,流到我们村口这里,恰好形成了一个很深的漩涡。

这些年来,漩涡淹死了好多人,所以村民都叫它鬼窟。

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来,这一段的黄河,虽然浑浊,却是鱼虾丛生,村子里的老少爷们,都是靠着黄河生活,日子虽然清苦,可也安闲,可最近几年,河水越来越浑,鱼虾也变得少得可怜,村子自然是一年比一年穷。

村丈每年都带人到鬼窟祭祀河神,点香烛,供猪头,企望来年的鱼期能有个好收成。

可是天不遂人愿,近年来雨水虽然一年比一年多了,可鱼虾却是一年比一年少。

时间久了,村子里就传出了风言风语,说是有人得罪了河神,河水里怨气越积越重,坏了方圆几十里的风水运势。

恰好这一年年关,又发生了一件极其晦气的事情。

村里的一个傻女人在夜深人静之际,投河自尽了。

有一句谚语叫:跳进黄河洗不清。

正是出自我们这里。

有人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是说黄河的水掺和泥沙,跳进去自然越洗越脏,其实这只是后来者的想当然,实际情况却是,那奔腾的黄河水底住着修行千年的水怪,若是有人投河自尽,就会被水怪索走魂魄,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

人死本是灯灭,可投进黄河的人却会成为游魂野鬼,在鬼窟那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翻出滔天的怨气,一直缠着导致他投河的那个人不放,怨气波及,全村的人都会跟着倒霉。

所以,不管谁对谁错,村民会把一切过错都归咎于导致死者跳河的人头上。加以围攻和唾弃。只有把这个人装进猪笼里,献祭给河神,才会平息死者的愤怒。

这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本意。

跳进鬼窟,意味着永世不得超生,所以只有那些身怀极大冤屈的人才会选择在这里跳河,但是傻子没有理智,是否故意投河,就很难说了。

听她家人说,傻女人是饿的受不了了,才跳的河,可她平时饿急了都是又哭又闹,唯独跳河的那天,出奇的安静。

怪就怪在这里了,一个傻子,竟然会等到夜深人静,家人都熟睡之时偷偷去跳河,这分明很有理智。

如此看来傻子的死,就很是蹊跷。

大过年的,有人投了黄河是很晦气的事情,加上事情蹊跷,村丈怒了,召集所有人到村口开会,指着那条阴气森森的河水大吼,说一定要把害了傻子的人揪出来祭河,不然傻子的冤魂回来索命,大家伙都得倒霉。

当时我也在场,便暗自留意了一下,果然发现了好几个表情不自然的家伙。

我有着一种预感,傻子死的这件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貌似有着很多人都搅合了进来。

傻子今年二十四岁,家里有个瞎眼的爹和一个瘸了一条腿的哥哥。

傻子的瘸子哥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没有讨上媳妇儿,但偏偏这个人又特别的好色,平日里总是色眯眯的蹲在村口,见到谁家媳妇儿都没皮没脸的往上贴,他长的又丑,根本没有哪家媳妇儿待见他。

一般都是吓的人家破口大骂,惊慌失措的逃跑。

可是人都走远了,他还直勾勾盯着人家一扭一扭的屁股,上下其手的隔空乱抓一通。

村子里有个老汉叫瘪三,是一条五十多岁的老光棍,他站出来举报,说傻子跳河的前一天晚上,他恰好从傻子家经过,当时大概是晚上八九点钟,他看到傻子的大哥粗鲁地将傻子按在炕上,扒着傻子的衣服,傻子歇斯底里地哭喊。

当时他也并没有当回事儿,以为是傻子的疯病又犯了,可是现在傻子跳河了,他越想越不对劲,他站出来指证傻子的大哥精虫上脑,强暴了傻子,傻子的死根本不是因为饥饿,而是是因为被糟蹋了,这才投河自尽。

瘪三这么一说,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大家伙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我仔细一琢磨,发现这件事情还当不是空穴来风,这傻子虽然智力低下,可是长的却不丑,尤其是身材傲人。别说她那个好色的哥哥忍不住,就连村子里的一些光棍老汉和小流氓也时常将傻子拐到小树林占便宜。

这时候傻子家的一个邻居也站出来说,傻子出事的前几天一直都闭门不出,一到晚上就会听到惨叫,像是遭了毒打,有一天晚上他出门倒洗脚水,确实听到了女人的呻吟声,当时他也感到很怀疑,可是这些年来傻子时常犯疯病,哇哩哇啦的乱叫也不一次两次了。虽然没有现在这么频繁,可他转念一想,毕竟是亲兄妹,应该不会做出太禽兽的行为,也就没太当回事儿。

这一疏忽可不好,没几天傻子就投了河。

有两个人跳出来指证,大家伙一琢磨还真是合情合理。

事情仿佛有了眉目。

“放屁!”

人群里忽然响起一声爆吼,大家伙都吓了一跳,循声觅人,只见傻子的瞎子老爹住着拐棍,面红耳赤的站在人群里,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我那小子就是再畜生也不会强暴自己的妹妹,倒是你们这些不是人的东西,我家闺女跳河死了,我瞎了眼,儿子瘸了腿,我们是没用,可乡里乡亲的,你们不去帮忙打捞尸体,反而在这里血口喷人。”

对啊,人死了,抓紧时间去打捞尸体,反而在这里互相埋怨,大家伙面露愧色,都低下了脑袋。

“呸!谁血口喷人了?老不死的,闺女跳河死了,你不帮她报仇雪恨,竟然还在包庇你那畜生儿子,找不出真凶,到时候傻子回来索命,连累全村人跟着倒霉,你担待的起吗?”

瘪三瞪大眼睛大吼,面目狰狞,满脸阴鸷。

他今天比任何人都激动。

傻子的老爹冷笑:“索命,索命也先找你,你做的那些缺德事儿,别以为没人知道。”

傻子老爹这样一说,瘪三忽然打了个冷颤,像是特别害怕,他缩了缩脖子,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甚至有些畏惧的样子,心虚的低下了脑袋。

瞎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眼仁小的都快没了,全是鸡蛋白一样的颜色,和沟壑纵横的老脸搭配在一起,给人一种鬼兮兮的感觉。

这一刻,天地间万籁俱静,就连时间都像是静止了一般,气氛格外凝重,大家伙呼吸都不顺畅了。

就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压抑的都快岔气儿了。

良久,瞎子冷哼一声,拂袖而走,他的背影苍老而瘦弱,带着哭腔,阴惨惨的留下了一句话。

“日里不做亏心事儿,夜半不怕鬼敲门。”

村口空旷,瞎子的这句话竟然产生了回声,回声缭绕,久久不散。

格外的瘆人。

待瞎子走远,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后,瘪三喉结一动,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牙齿都在打颤,慌张的大喊:“大……大家不要听他妖言蛊惑,他们全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平时亏心事儿做多了,遭了天谴,不然怎么会瞎了一个,瘸了一个,疯了一个?大家伙这就和我去傻子家把瘸子捆来祭河,来年一定风调雨顺,鱼虾满舱。”

“去你妈的!”

村丈上去就是一巴掌,把瘪三扇出两米多远去。

瘪三蜷缩在地上,捂着肿胀的脸,眼中满是怨毒,却是不敢说话。

村丈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几乎把他提了起来,发出阎罗一般的吼声:“妈的,老子是村丈还是你是村丈,你当老子是空气了,这里轮得到你做主?”

村丈年轻时候是十里八乡出名的大混子,现在虽然老了,可宝刀未老,那股子狠劲儿还在,村里没人不怕的。

瘪三是个软脚蝎子,嘴巴毒,骨头软,一贯的欺软怕硬,看到村丈发火,吓得脸色惨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村丈回头,面色阴沉的对大家喊道:“好了好了,大家伙散了。”

村丈一放话,大家便三三两两的散了,我也跟着众人往村子里走,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村丈对我喊道:“小哲,你留下。”

我打了个冷颤,猛然停在了原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