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Hello,我的继承者大人

上架时间:2019-04-19

Hello,我的继承者大人 已完结

Hello,我的继承者大人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风华凄凄 分类:总裁豪门

她是一场豪门的联姻工具,却对未婚夫暗生情愫。 原本以为她的苦心付出终有一天能够换回未婚夫的回首,谁知一场绑架她被迫受孕,原以为守候了多年的人会给她撑起一个家,谁知却在一起亲眼看到未婚夫跟别的女人上床。 心慌意乱的她远走国外。 六年后 孩子的亲爹死而复生,神秘强大,强取豪夺! 久别重逢的未婚夫声称情根深种,联姻继续! 多年挚友深情表白,非她不娶! 人生的十字路口,她又该如何选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冷潮湿的废墟里,米羞目光冷嘲看着对面正张牙舞爪的女人,丝毫不懂得她疯狂的意义。

“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目光癫狂的女人抓着米羞的衣领,那扬起的手机似乎就要摔到她的脸上。

然而,她却丝毫不惧迎上她的目光,冷冷地嘲讽道:“跟了他那么久你竟然还这么蠢?”

“啪”女人狠狠打了米羞一个耳光,她最痛恨便是米羞这幅波澜不惊的样子,一点都不在乎左俊鹏。

“你这个贱人,既然不爱他又为什么霸占他!亏他还是你的未婚夫!”

“我这么多年心心念念为的不过是他能多看我一眼,可你呢,明明伸手就能拥抱他的人,竟然还如此不珍惜。”

米羞觉得可笑至极,“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不大方点成全我呢?”

锋利的匕首慢慢划过米羞的脸庞,冰冰凉凉的,一丝如藤蔓般的恐惧在缠绕着心脏,米羞看着已经恼羞成怒的女人,不屑道:“他是出了名的花天酒地桀骜不驯,我又怎么能干涉他的私事?”

“更何况,你又怎知我是他最后一个?”

女人明显被气笑了,眼里喷着火焰道:“难道你就不恨?不怨吗?”

“明明你才是那个名正言顺的女人!”

米羞闻言,眼里的伤痛一闪而逝,心里却淌血的笑了。

名正言顺?

呵呵,不是说只有不被爱的人才是小三吗?

她算哪门子的名正言顺?

“我是不会打的,你就死心吧!”米羞淡淡道,原来她也会有义无反顾的决然。

可她越是这样,女人越是疯狂,手中的匕首刺啦一下子就捅了过来,米羞被绑在凳子上,往旁边一倒,瞬间摔在地上,那样子想逃又逃不掉,顿时取悦了女人。

她用力踹了米羞两脚,讥笑道:“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绑住手的绳索因为凳子的揉搓反而松了些,米羞用力挣了挣,发现手已经能动了,当下便冷笑道:“你不就是一个鸡?”

“他做完就走,你还指望他再来嫖一回?”

女人闻言,眼中仿佛淬了毒一般看向米羞,手中扬起的刀也毫不留情地刺了过来,这真是要她死在这里了?

米羞冷笑,在她刺过来的一瞬间,身子一跃而起,手中紧握的凳子毫不留情砸在女人的头上。

“嘭”的一声,女人应声而落。

米羞见人解决了就往外跑,天知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她一秒都不想多待,也许是跑得太急,刚刚跑到路边就跟几个男人撞了满怀。

鸟不拉屎的废墟竟然还有其他人?

再一看,只见几个穿着武装衣的男人拖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他穿着白色寸衫,因此那血也红得刺目。

米羞的脸色变了又变,正想转身跑时,手臂却被人死死扣住。

“这是哪冒出来的臭女人?”

旁边还没人回答呢,米羞就被拖进车里,耳边响起一句:“管她是谁一块绑了省得留下话柄,决不能让人知道我们来过这里?”

什么情况?难道难道自己一天之内被绑架了两次?第二次还是顺带给绑架的那个?

半个小时后米羞跟半死不活的男人被扔进了黑屋子。

黑暗的房间里,米羞根本看不清男人的脸,也不知道他到底伤得怎么样了,只是微弱的气息证明他还活着。

“喂,醒醒!”

“醒醒啊,我们被绑架了?”

“喂,快点醒来,我是被连累的。”

米羞用手使劲捅了捅男人,可惜男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米羞恼火透了,可又害怕把人捅死了,思绉中,只听外面的人道:“要受孕的那个女人呢?怎么还不到?”

“外面的雨下太大了,山坡泥石流,估计来不了了!”

随即大门打开,并不明亮的光线透了进来,米羞低垂的视线扫描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个男人,暗暗着急。

“这是哪来的女人?”刚刚出现的领头人问道。

下属不敢欺瞒,连忙出声道:“这是拷问出来后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索性一起绑了过来!”

领头人如刀峰般的目光落在米羞的身上,随后又对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很快就有人端来一碗药,米羞见状,连连后退,还未发出惊叫求救的声音就被灌了进去。

“咳咳……”米羞被松了绑,瘫坐在地上,有些惊恐看着周围这群人,比起刚刚的绑架,这才真真让人寒毛都竖起来了。

米羞看着男人也被灌了药,然而“嘭”的一声,大门被紧紧关上,黑暗的房间里,米羞下意识靠近身边的男人。

外面的人似乎在说什么提高受孕的药,百分之九十。

米羞隐隐有些猜测,心里害怕到不行,连连推了推身边的男人,小声道:“喂,快点醒醒!”

“我们被灌药了,说不定就要死在这里了?”

“你还不醒?”

“是不是觉得有我陪葬很爽啊?”

“我去…”

米羞觉得自己很背,可比她更背的男人现在竟然还不醒,当下下手的力度越来越重,突然,只听男人一声闷哼,米羞下意识就收回了手。

太好了,还是个活的,这么个大男人一定有办法逃出去的,她也有伴儿了。

可还没等她欢喜呢,男人忽然翻身把她压下……….

我靠!

刚刚还昏迷不醒要死不活呢?现在这手臂,这腰腹,这胸膛怎么就这么硬?

感觉到男人被鲜血浸湿的胸膛还是温热的,然而,失血过多的身体却显得冰凉。

米羞伸手去推,却发现手上都是粘稠的血,漆黑的房间里,她愕然而惊惧的眼眸里堆满了深深的恐惧。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撼动不了半分,眼睁睁看着漆黑一片的屋子里,男人如同饿狼一般向她扑来,米羞惊恐咬紧唇瓣,眼里蓄满的泪水还来不及落下,男人却强势有力地撬开她的嘴巴,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就吻了过来………

米羞剧烈地挣扎着,身体在打颤,可被堵住的嘴巴,却怎么也无法呼救。

渐渐的,米羞明白,根本没有人能够救她。

黑暗的房间里,男人粗重的喘息起起伏伏,经久不散,米羞仿佛被那具躯体挟制着,落入了永恒的黑暗之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