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VIP书房 > 小说库 > >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上架时间:2019-03-19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连载中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来源:今日传闻 作者:元一一 分类:穿越架空

薛双双一朝穿越,成了白溪村薜家二房的农家小姑娘。 家里有老实爹,懦弱娘,小豆丁弟弟,还有一堆极品亲戚。 护家人,斗极品,买地种田盖房子,发家致富奔小康。 有人上门来提亲,相公孩子热炕头。 只是没想到,成亲之后小绵羊变成大灰狼,时不时的玩扑倒。 薛双双扶着腰,恨恨垂床:“林白你个大骗子!” 说好的羞涩、纯情呢,统统都是假的!假的! 更要命的是……腹黑相公的身份,好像不简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一个鸡蛋引发的血案

薛双双是被痛醒的。

眼皮沉重得睁不开,脑袋像是有无数细针在扎,疼痛密密麻麻。

偏偏耳朵十分灵敏,屋子里的争吵一字一句,全都听得清楚。

“娘,双双一直不醒,求求你,给双双请个大夫看下!”陈秋娘坐在炕沿直抹眼泪。

“看什么大夫?请大夫不要钱啊?你以为家里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薛老太站在门口,对着屋里大声骂道:“好吃懒做的小贱蹄子,偷东西偷到自己家头上,装什么死!大白天的就躺在炕上挺尸!我薛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不要脸的懒骨头!”

李招弟扶着薛老太一边胳膊,不忘在一旁添油加醋:“娘说的没错!我就说这几年家里怎么会经常丢鸡蛋,原来有人成天惦记着。”

“俗话说得好,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就是守紧了门口又怎样,架不住有人后头掏鸡窝!”

陈秋娘眼泪掉得更急了:“双双从来不乱拿东西……大嫂,你这么说是想逼死双双啊。”

李招弟拔高声音道:“哟,二弟妹这话说得可扎心了,什么叫我逼死双双,青天白日的,怎地还不让人说句实话了?”

她说着,转头对薛老太道:“娘,家里今天是丢了鸡蛋没错吧?双双从鸡窝出来,鸡蛋就少了,这可是我们家如意亲眼看见的。”

十四岁的姑娘,已经到了谈论婚嫁的年龄,这要是传出去偷家里的鸡蛋吃,以后还怎么嫁人?

陈秋娘忍不住分辨道:“那也不能认定是我们家双双偷了鸡蛋,有可能是如意看错了也说不定。”

这话一出,李招弟跟让人踩了尾巴似的,尖声叫道:“二弟妹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家如意最乖巧不过的孩子,还会冤枉双双?自己孩子偷家里鸡蛋,二弟妹不说好好管教,还不许我这个当嫂子的说一句了?”

二房在薛家没地位,陈秋娘为人又老实本份,被李招弟几句话一抢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只结结巴巴否认:“没,我没说如意冤枉人……”

李招弟立即截断她的话头:“既然你也知道如意没冤枉人,那就是承认双双偷鸡蛋了!”

陈秋娘就是再老实,也知道这事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认下来,不然女儿的名声就完了。

当下连连摇头道:“不是,双双没有拿鸡蛋。娘,你相信我,双双那么乖,她不会做这种事的。”

李招弟心里另有打算,打定主意要坐实薛双双偷鸡蛋的罪名,哪里会让陈秋娘有否认的机会。

她眼珠转了转,对薛老太道:“娘,这鸡蛋是公中的吧?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二房的人偷吃了几百个鸡蛋,要我说,这个损失得让二房补上才行!不然没个说法,以后其他人有样学样,家里还不乱套?”

薛老太一听,立即道:“说得不错,二房吃了家里的鸡蛋,就该出这个钱,等老|二回来,让他另交一两银子给家里!”

鸡蛋一文钱两个,冬天最贵的时候也才一文钱一个。

一两银子,是一千文!

薛家这是在吸他们二房的血!

陈秋娘惊呆了:“娘,我们连给双双请大夫的钱都没有,哪来的一两银子?!”

薛老太怒道:“偷东西的赔钱货,还想要请大夫?趁早死了才好,省得说出去丢老薛家的脸!”

李招弟又道:“娘,我们家又没分家,无论谁赚了钱本来就是交给家里,二房哪来另外的钱?”她撇了撇嘴:“这么算下来,那一两银子还不等于是用家里的钱补贴二房。”

薛老太正在气头上,想也不想的说道:“把这个赔钱货卖了,用来抵鸡蛋钱。”

李招弟奉承道:“娘活到这把岁数,吃过的盐比咱吃过的米都多,做的决定自然是对的。”

陈秋娘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明明平时薛老太说句重话,她就不敢作声,现在薛老太要卖她女儿,她心里就梗着一口气,像一只护崽的母兽:“谁敢卖我女儿,我就拉着谁一起死……”

因为一个鸡蛋就要卖孙女?

这么奇葩的剧情,薛双双也是第一次遇见。

可能是受了刺激,脑袋里在这个时候忽然多了一股陌生的记忆,思绪渐渐清明,薛双双明白过来,她穿越了!

原主薛双双,白溪村薛家二房的女儿。

薛家二房不受薛家待见,是整个白溪村都知道的事。

什么脏活累活重活,都让二房薛顺一家干了,那是吃得比猪差,做得比牛多,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就这样,在薛家还落不到一个好。

原主的弟弟薛石才六岁,都被薛老太指使着干活。

薛家养了二十几只鸡,两头猪,还有一头牛,平时都是薛石在喂,薛老太还整天骂骂咧咧说他吃白饭。

这几天薛石有点不舒服,吃的没有一点油星子还吃不饱,毕竟才六岁的孩子,平时再懂事,这种时候也有点偿,就想吃个鸡蛋。

陈秋娘见儿子实在难受,就去求薛老太给薛石吃个鸡蛋。

薛老太就在院子里狠狠骂了一顿,口口声声二房的人都好吃懒做,不想着多做事,就成天想着吃好的,又骂陈秋娘不是个好的,就这种好吃的妇人,换了谁家都得休掉,也就是他们薛家厚道,才容得下她。

薛老太骂得可难听,陈秋娘老实本份,被骂得直抹眼泪不敢还嘴,到最后只能低着头去做饭。

家里每天都有十几只鸡蛋,大房三房的孩子都能吃,薛石怎么就一个吃不上?这些鸡还是薛石喂的呢。

原主心里难受,早上跑到鸡窝盯着家里的鸡发呆,结果看到大房薛如意偷偷摸摸从鸡窝里掏了个鸡蛋出来,当场就愣住了。

薛如意可比原主滑头多了,趁着原主没反应过来,把鸡蛋往她手里一塞,大喊:“奶奶,娘,你们快来,双双偷家里鸡蛋被我抓到了!”

原主大惊,想把鸡蛋塞回薛如意手里,结果被薛如意一把推倒在地磕到脑袋,就这样换了芯子。

薛如意把人摔晕了,心虚得厉害,谁知薛老太根本不管薛双双死活,直接就冲二房骂上了,李招弟更是把二房往死里挤兑。

原主死前最后一个念头,是能够和父母弟弟一起离开薛家单独过日子,哪怕苦点也不怕。

薛双双在心里默默道,这个心愿我会替你完成的。

猜你喜欢